四川融谦律师事务所

浅析劳动合同法中服务期的规定及适用建议


《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是关于劳动合同中服务期的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首先,什么是专项培训费用?

根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培训费用,包括用人单位为了对劳动者进行专业技术培训而支付的有凭证的培训费用、培训期间的差旅费用以及因培训产生的用于该劳动者的其他直接费用。

从上述规定我们可以看出,专项培训费用是用人单位为了对劳动者进行专业技术培训而支出的费用,而不是用人单位为了让劳动者尽快适应岗位职责或更快了解业务技巧而进行的简单培训;其次,专项培训必须有实实在在的费用发生,如果从证据的角度来讲,即是用人单位因为对劳动者进行专项培训而向第三方支付了费用,且取得了发票。这一点与公司内部对劳动者进行的培训有显著区别。另外,用人单位为劳动者专项培训而向第三方支付的培训费用、劳动者培训期间的差旅费以及因培训产生的用于劳动者的其他直接费用都是专项培训费用。

其次,劳动者因违反服务期的约定应当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且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例如某公司为提升技术竞争力,决定对王女士进行专项技术培训,并支出培训费5万元,但公司与王女士约定,王女士学成后必须在公司工作满5年,否则,必须向公司支付10万元违约金。根据规定,因劳动者违反服务期所产生的违约金,必须以“培训费用”为限。但在本案例中,公司为王女士专项培训支出的费用是5万元,但是却约定了10万元的违约金,明显不合法。但是,如果王女士学成归来后仅在公司工作一年即向用人单位提出离职,此时王女士未履行的服务期限是4年,则需要向用人单位支付4万元的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劳动合同期满,但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约定的服务期尚未到期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服务期满;双方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关于这一条,有人提出,劳动合同续延期间,劳动者能否要求单位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答案是:不能。仔细斟酌《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的用语,我们看到第十七条的用词是:因服务期未到期因此延长“劳动合同的期限”,也就是说原劳动合同的期限因服务期这一约定而变更延长了,变更后的劳动合同期限的截止日期与服务期的截止日期是同一天。此时,劳动合同关系因期限延长而继续存在,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既处于服务期内,也处于劳动合同期内。而在劳动合同期内(不论该期限是原本约定的还是因服务期未满而延续的),劳动者都不能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了。

就着上面的答案,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劳动合同期满而服务期未满的情况下,因法律规定劳动合同期限延续,就一定没有二倍工资的风险了?也并非如此。大家仔细阅读《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可以看到除了规定期满的劳动合同因服务期未满应当延续至服务期满之外,还留了一点协商余地,即“双方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这里的“另有约定”可能包括两种情形:

第一种可以约定“服务期未满而劳动合同期满的,服务期随劳动合同一起结束”。此时,劳动合同结束、服务期也结束,双方要么续签劳动合同、要么不续签终止用工,肯定不会因为服务期的履行造成需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问题。

第二种,约定“服务期未满而劳动合同期满的,服务期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期满终止不再续签”。此时,双方之间无劳动合同(注意,此时没有劳动合同,但劳动关系依然存在),但是仍处在服务期内,劳动关系仍然继续。这种情况下,劳动者就可以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了。

所以,如果在服务期协议中约定“服务期未满劳动合同期满的,服务期不受影响或劳动合同期满终止的不影响服务期的履行”之类的将服务期和劳动合同期限割裂开的内容,很有可能会因为履行服务期协议继续用工而产生二倍工资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