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融谦律师事务所

特殊疾病医疗期期限是否直接适用24个月?


关于特殊疾病医疗期期限,劳动部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中是这样规定的: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对某些患特殊疾病(如癌症、精神病、瘫痪等)的职工,在24个月内尚不能痊愈的,经企业和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根据这句话可能会产生两种理解,第一种:特殊疾病医疗期一开始就有24个月,不用根据劳动者的工作年限和在本单位的实际工作年限计算;第二种:患特殊疾病的劳动者在根据工作年限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满尚不能痊愈的,经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那么患特殊疾病职工的医疗期到底能不能直接适用24个月呢?

根据《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第二条 医疗期是指企业职工因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停止工作治病休息不得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限。因此医疗期并非指疾病的治疗期限,而是指解雇保护期。既然是解雇保护期,保护期的长短考虑的是劳动者对用人单位及社会的贡献大小而非病情的轻重程度。《医疗期规定》将其量化,直接以劳动者的工作年限作为衡量医疗期时间的指标,这对每一个劳动者来说应该都是公平的。如果将医疗期的长短和病情挂钩,既不公平,亦难以操作。比如:甲乙两个劳动者同时入职,入职不久后同时患病不能工作需治疗休息,甲的病情虽较重但因不属于特殊疾病只能享受3个月医疗期,而乙的病情并不严重但属特殊疾病(比如患精神疾病)直接享受24个月医疗期,二者医疗期相差21个月,显然不符合常理,也对用人单位和其他劳动者不公平。在特殊疾病下,如果用人单位考虑到劳动者的特殊贡献,或者是基于人道主义精神,劳动者在规定的医疗期尚不能痊愈的,用人单位自愿给予延长医疗期,此举是用人单位自主管理权的体现,对此法律不作限制,但法律不能因为劳动者患特殊疾病就直接给予24个月医疗期。

下面我们来看一则发生在成都地区的案例,了解本地区关于特殊疾病医疗期的适用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案例关健信息如下:

1、陈某(原告、上诉人)自学校毕业后首次参加工作入职成都某公司,劳动合同期限自2011年4月11日至2014年6月25日;

2、2012年6月7日陈某因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开始入院持续治疗直至2013年1月24日;

3、2012年6月7日至2012年6月17日陈某请病假;

4、2012年6月17日至2012年9月17日申请医疗期;

5、2012年9月23日陈某签订承诺书,申请无薪假期自2012年9月24日至2012年12月23日;

6、2012年12月25日成都某公司在通知工会后作出了《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以陈某患病,在医疗期满后仍不能返回工作岗位工作,也不能从事公司另行安排的工作为由,于2012年12月24日解除劳动合同并于当月底将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邮寄送达陈某;

7、2013年11月28日陈某提起仲裁请求,仲裁委于2014年3月18日作出裁决要求成都某公司向陈某支付自2012年9月至裁决作出之日15个月的病假工资28500元并补缴社保;

8、成都某公司不服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不支付病假工资不补缴社保;

9、一审法院判决成都某公司不向陈某支付病假工资;

10、陈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法院认为:陈某实际工作年限十年以下,在本单位工作年限五年以下,医疗期为三个月,陈某主张其医疗期为24个月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劳动部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中的第二条不是指凡患特殊疾病的职工都应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患病职工仍应依据实际参加工作的年限和在本企业工作年限长短,根据《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第3条的规定计算相应的医疗期。

因此从上面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成都地区法院对特殊疾病的医疗期期限的适用原则依然根据劳动者参加工作年限以及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来确定,而不是直接适用24个月医疗期。

律师点评:

1、患特殊疾病医疗期是否直接适用24个月期限直接关系到用人单位是否多支出员工工资,且如果用人单位操作不慎还可能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导致两倍赔偿金的产生,因此正确理解特殊疾病医疗期的适用期间非常重要;

2、在本案中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点,那就是上诉人上诉称陈某所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属于特殊疾病,但成都某公司则认为慢性肾功能衰竭是重大疾病但不是特殊疾病,因此不能适用24个月医疗期的规定。对于这一点争论,本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说理时没有具体说明对于那些可能危及生命的重大疾病是不是可以参照特殊疾病医疗期适用,但是因为根据劳动部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中对特殊疾病的定义采取列举式说明,且后面有“等”字,此处给具体案件的裁判留下了自由裁量的空间。一个“等”字说明特殊疾病不止三种,既然癌症、精神病、瘫痪“特殊”,那么在其它具体案件中如尿毒症、艾滋病、糖尿病等危及生命的重大疾病也可能会因为不同法官或具体案情不同而“特殊”起来。

参考案例:【(2014成民终字第6110号】